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劫难风流(四十二)

 

四十二

 

天黑下来,柳青被闩在屋里,黑大汉在门口护着,手里的“家伙”攥在手里,比关云长还威风。

一只野猫从这里经过,一看见少宽,吓得叫了一声,化作一缕火星,跑得谁也没看不见它的影子。

杏花村折腾了半个晚上,像哑巴了一样,没有鸡啼,没有骡马嘶鸣,只剩下那树梢在狂野的冬季里受北风的诱惑而窃窃私语。

王恩义吓跑之后,柳青在屋里 “呜咽”,担心成荫死活。黑大汉嘴拙,也不会劝。他肚子里“咕咕”叫,却不敢离开这里,就怕有人来。他实在饿得撑不住了,对柳青说:“我把门上的锁砸了吧?咱回家吃饭去。”

柳青没有回答。她害怕招来更大的麻烦,想了想不敢越雷池一步,说:“少宽,我感谢你。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没事的。”她说完,又哭得抽抽噎噎。

她害怕,怕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再来。就是有一根稻草,她也想抓住,心里早恐慌得发抖。

黑大汉听到她的哭声里的紧张,那敢离开半步,他的两眼像夜猫子似的发出蓝光,就像古代的战将一样威严,手里攥着的“家伙”上淌着汗水。

就在这时,大叔和大婶来了。老俩一前一后,大婶走在前边,气得发了疯,大叔紧跟在后边,跟不上趟。

大婶一看这里没有人,就对儿子说:“少宽,你给我一‘家伙’把锁砸了,放出小青来,咱回家,管他三七二十一!小青一天都没吃饭了,可别饿坏了她。”

“婶,我不饿。”柳青一听到大婶的声音,精神大振,却也哭得“呜呜”的。她太冤了,太委屈了,可是她爹是“臭老九”,她妈是“走资派”,眼前只有大婶这个亲娘了,她大哭:“妈,我能忍,我能。”

大婶听到她这哭声,撕心裂肝,比割肉还疼,她对儿子说:“难道还要饿死孩子?他娘的,反了!你把门锁砸了,放出小青,天塌下来地接着。”

大叔一听大婶又要不管不顾,忙阻拦道:“别!我去找高无求求情,也许他就放了小青。你回家去拿点吃的给小青,我立即就去找高无。”

大叔刚回过头,儿子已经抡起了“大家伙”,“咣”的一声,已把门锁砸了下来,门鼻子也砸没了。接着,黑大汉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大叔急得一拍大腿说:“你真是个惹事精,嫌我不上台挨斗?”

大婶两步就冲进了门口,拉了柳青就走。

儿子对他爹横说:“俺娘叫我砸的,我听俺娘的。”

“你娘的话成了最高指示,她是天爷爷?如果让高无知道了,不知会怎么着。”大叔直埋怨儿子。

儿子一声不吭,心里觉得,有他娘给他作了主,也就什么也不怕了。

“少宽做得对。天塌下来地接着。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替你上台捱斗,大不了一死。”大婶说着进了屋,一把揽过柳青,悲愤地说,“好孩子,咱回家。有这几个坏人,黑不了天!他们再折腾你,我就到北京去找毛主席。上边不知咱杏花村的事,知道了,就派人来拾掇他们。”

大叔见大婶说这些不着边的话,捂了大婶的嘴,小声说:“你快和孩子回家,这里的一切我担着。少宽也走,把咱家的大门关得紧紧的,谁叫也别开。给小青做点好吃的,别让孩子长病。”

李家又把柳青领回了家,护了起来。

再说那小雨从县城下班回了家。一进门,见小彩霞正在往头上盖一块兰花刚绣的红头布。她一会儿放到自己的头上,一会又给兰花放在头上……

小雨心里明白,再过几天,他就和兰花结婚了,可是他已经知道了村里新发生的事:崔勇没有死,过几天就回到村里了;老支书也从监狱里出来了。村里的太阳又让人看见了;青姐姐没有死,她找到了心爱的人,可是又让高无抓起来了。青姐姐是多么命苦!他对青姐姐一往情深,可他已和兰花到了这个地步,好比木已成舟,也无顔见青姐姐。他该怎么办?

小雨似乎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小雨门也不出,就在屋里发呆。兰花知其意,走到他跟前哭着说:“柳青还在世上,活得好好的,咱俩拉倒吧。我不怨你,是我命不好。”

小雨马上说:“兰花姐姐,我不认命,只认一个大婶和奶奶常说的一个理:人活着,就活出个人样来。什么是人样?我娶了你,不改初衷,就是人样的标准,因为青姐姐是有前程的,可你拉着小彩霞去挣扎日子,比青姐姐还难,那我还是人吗?青姐姐不用说也明白,她冰雪聪明,一定会理解我,也一定原谅我。你就放心吧!”

兰花转悲为喜。

小雨安抚了兰花,就向大婶家走来,他一肚子的心事,想向青姐姐倾诉衷肠。

他到了大婶家的天井里,并没看到柳青,也没看到大婶。他又向大婶家的老宅子走来。

他心里话,青姐姐与少宽,不是一路人:青姐姐像七仙女,倒像是董永的少宽,他们永远不会你织布来我浇园。青姐姐志向远大,少宽却……他们不能凑和在一起!

小雨忧心如焚,一脸愁苦。

他一进大婶老家的院子,就看到青姐姐跪在地下向大婶求饶似的说:“婶,我已下了决心,你就让我嫁给少宽哥吧,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大婶却拉起柳青:“闺女,咱娘们说好了的,你就是我的亲闺女,少宽将来找一个身子板结实、能干庄稼活的媳妇就行了。我希望你和金花一样,将来有大出息。”

柳青趴在大婶怀里哭个不住,大婶却心意已决,不让少宽和柳青结合。

小雨看到这里,悄悄地回了家。他能对青姐姐说什么呢?他只好对兰花说了大婶和柳青的意思,惹得兰花为柳青落了泪。

时过不久,就到了一九七六年,地主富农摘帽,全国也恢复了高考。柳青有志,长期自学,一下子就考中了全国的一所重点大学。

大婶说,我就知道,杏花村这片河滩,困不住青儿这条龙。我有两个有出息闺女,比十个儿子也强!

 

(本书完)

 

(本书写于一九七九年,是朱兴中的处女作。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公费出版,获得了稿费,也从邢凤藻老师那里学得了一些创作经验。本稿为第二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劫难风流(四十二)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