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修鞋匠

短篇小说

修鞋匠

 

朱兴中

 

“白影镇”是个煤炭、陶瓷集散地,商业发达,街两边全成了各种店铺。

卖油条、包子、五金、电视……几乎样样都有,但就是没有修鞋匠了。现代人不用说修鞋,就是一台冰箱坏了,也没人去修了,因卖给收破烂的才50元。

总而言之,人还是有穷有富,生活需要一个修鞋匠。

有需要,就有人去干。市场就是这样及时地填补空白,完全不是任何人的命令。于是,人们发现,白影街上出现了一个修鞋匠。

也许这是小镇最后一个修鞋匠,就像出现“唐吉诃德”一样,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这个修鞋匠一出现,就引起了人们的猜疑。因为他太显眼了,根本就不像一个修鞋匠:梳着干部一样的大背头,虽已满脸皱折,看起来也只有60多岁,但还穿着烫得板正、有半新的中山装,鞋子是很亮的皮鞋……修鞋匠曾对人说,这是过去穿过的、家里最旧的破衣服、破鞋了。

如果不是他穿了修鞋的工作围裙,眼前有台缝鞋的机器,根本看不出是个修鞋匠。他还让人奇怪的是,抽着“泰山”烟。如果他不是退休干部,一般修鞋的,抽不起这么好的烟。更让人奇怪的是,有一些退了休的老工人、老干部不断同他打招呼,显得这个修鞋匠原来很有地位。

如果说,他是一个退休干部,倒是很像。如果说他是一个靠“下等技能”活着的手艺人,那就太不像了。有人要问了:如果他是一个退休干部,还用挣修鞋这两个小钱,如果他是手艺人,为啥还穿得那么整齐、板正?

正当人们纳闷的时候,一群姑娘就围了他,修高跟皮鞋。他修鞋的手艺倒是很精到,于是,修鞋的人总是不断。也有一些不像是修鞋的工人和干部,常和他打招呼 ,又于是,修鞋匠的小摊前,总是有人围着转,看起来这修鞋匠的还生意红火,极有人气。

在修鞋匠不远的街边,有一个修电动车的人。

这人把一部坏了的三轮车放在路边的花丛中当工具箱,就像菲律宾坐滩的军舰。街道太短,也没人管。不过,从这点小事上似乎看出,修电动车的为人和脾气。

修电动车的小摊前不断来人修车,因现代人极少有骑自行车的,倒是很多人骑电动车、开小车。别看电动车构造简单,一般人还修不了,整个街上就是这一个修电动车的。于是,这修电动车的很自负,像救世主一样看不起周边的各种小摊。

同行常常引起竞争,但修电动车的不与修鞋的同行,也似乎起了矛盾。

修鞋匠和修电动车的彼此并无联系,但这个修电动车的自负得夷匪所思,他老早就心里嘀咕,这个修鞋匠是只什么鸟?

修电动车的对修鞋匠极其好奇,并被好奇心所驱,很想和修鞋匠套套近乎,了解他的真实身份。

“修鞋的,你是干啥的?”修电动车的老远没好气地问,像对他身边一个臭虫怒斥。

“我不就是一个修鞋匠吗,还用问!”修鞋似乎平静地笑回。但听起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干部口气。

修电动车的心里更生气、更不服气,心里也更纳闷了:“我看你是猪鼻子里插葱。”

修鞋匠“嘿嘿”一笑,反而把话咽下去了。

修电动车有点动粗,觉得修鞋匠不“支招”,就以为是示弱,反觉自己对修鞋匠欠友好。想了半天,总觉得,修鞋匠脾气不错,心里还想与他套几句,便试探修鞋匠——有了强烈的“以小之心度君子之腹”之意。正好,修电动车的看到小镇的墙上画了孔子的像,就比鸡骂狗嘲笑修鞋匠:“你看墙上的孔子,也穿得像你一样排场,可他不修鞋?”

“孔子是鲁国的大夫,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委员,吃‘皇粮’。他还教了很多收费的学生,大概不用修鞋就生活得很好。”修鞋匠谦虚地笑说,“我是个普通人,与孔子不能相比。人干什么工作,不代表人的水平和贵贱。”

“我看你也不能和孔子相比。可我怎么看,你穿的也不像一个修鞋匠……”修电动车的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心里骂,你一个修鞋匠,还穿得这么招摇。

“修鞋的该穿什么?”修鞋匠像不理解了,抬脸望了一眼修电动车的,见是一个又瘦又黑的小个中年人,就笑说:“穿衣戴帽,各人所好。市场还规定干什么的穿什么衣服?”

“操……”修电动车的答非所问,生气地影射说,“孔子就是个骗子。”

“孔子怎么是个骗子?”修鞋匠笑说自己的见解,“孔子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也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在当今社会,还有的大学教授说他是中国的圣人。比如,他承认自己不如农民,这就了不起。有的人一当了官,就觉得自己什么也懂了,其实,人哪有万能的?”

“孔子就是骗人的。”修电动车的固执地给孔子下了定义,“‘文革’中,人们就批他是假仁假义……”

“孔子怎么是假仁假义?你瞎说!”修鞋匠低着头驳斥,“孔子不仅承认自己不如农民,还诚心向别人学习弹琴。他教出的学生有72贤人……穿身戴帽,不代表一个人的水平思想。”

“孔子有啥了不起?”修电动车的无知,觉得孔子压根没什么了不起。这时,他看到一群人到街头的基督教堂,又对耶稣也下定义:“你看人家耶稣,就是行善的。谁行善,谁家的孩子就能考上大学。”

“你又瞎说!耶稣岂是一个善字能解释的。”修鞋匠有见识,觉得修电动车的太无知了,耐心地说,“耶稣有一本《马太福音书》。他一生都像孔子一样到处传教,领几千人跑了很多地方。他像孔子一样有自知之明。他说,如果你觉得别人眼里有根刺儿——有弱点,你自己眼里就有一根大梁——有更大的弱点。”

修鞋匠正说着“主”,一抬头,见那个修电动车的早不听他说,已扭身走了。

他心里瞧不起修鞋匠,他心里话,这个世界我什么也明白,我是万事通。你一个破烂修鞋匠,我还不如你?他老远大声说:“你还知道孔子和耶稣?你一个破烂修鞋匠,早点跟着孔子和耶稣跑全世界吧,完你的蛋!”

修鞋匠悄悄自言自语:“我不会跟孔子和耶稣跑,倒是修好大家的鞋,跟着马克思跑,始终不悔。”

修电动车的并没听到修鞋匠所说,可他自生了一一肚气无处发泄,自言自语诋毁修鞋的:“你修鞋干啥?煤矿上少了一个共产党的书记,你去干书记吧。小样的……”

修鞋匠没听到,也像生了气,自言自语回敬了修电动车的一句:“你不会别修电动车,去修航天飞机?看能得你,白影街放不下你了。”

修电动车的自以为是,气得站在街边不走了,也不说话,心里纳闷:不知自己哪里不如修鞋匠。心里话,我没有修不了的电动车,还不如你一个破烂修鞋匠!

凡人总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总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所不知的,好像离了他,地球就不转了。

修鞋匠反倒好像没生气,又埋头修鞋。

 

街上老半天没有动静,倒是听到路两边的店铺里,有人讨价还价的嘈杂声。

半天,终于有人和修鞋匠说话:“李书记……”

“他还是什么书记?!”修电动车的吃了一惊。心里话,难道这个人是退休的矿务局党委书记?

修电动车的一回头,见是一个退休干部模样的人正站在修鞋匠面前,和这位修鞋的书记说:

“李书记,你和一个不懂‘四六’的人说这些,岂不是对牛弹琴? 越是有知识的人越觉得自己不行,越是无知的人越是自以为是。”

这话太噎人了!修电动车的心里骂,你才是不懂“四六”的,你才是无知得自以为是的。但他心里直犯嘀咕,竟还有党委书记下架子修鞋的!

修电动车的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心里,人一旦当了大单位的党委书记,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时群众和他说句话,兴许他也不会搭理。有这样的修鞋匠——党委书记能上能下,不把自己的地位——面子看作回事,就是高人吧?!

修电动车的疑虑,又扎下耳朵听。

那个干部模样的人对修鞋匠说:“李书记,我听说咱公司的一些退休干部和退休工人要到省委去上访。”

半天,修鞋匠才问那个和他说话的人:“他们为什么上访,要兴师动众到省委?”

那个干部模样的人对修鞋匠说:“还不是为那些年咱公司没长的一级工资。有的退休工人的退休金现在只开2000元——3000元。咱们煤炭行业的工人太苦了,上班走10多公里,下班走10多公里,这不是一般的20多公里,是随煤层变化而上来下去的20多公里。中间还要在工作面上抡8小时大锨,每锨要有100多公斤。两头必须开班前班后会,一天要工作10——18个小时。拼死拼活一辈子……李书记,你知道‘东河’煤矿的矿长退休早,现在还开不上5000元,可两口子……”

修鞋匠抬起脸说:“你们信访部门要深入做思想政治工作,争取把上访的退休工人和干部说服,不要给省委添麻烦。他们找麻烦,也解决不了历史遗留问题。咱们公司那一阵儿,在市场激烈的竞争中就要倒闭,是全国几家最困难的亏损大户。如果我们正常长工资,有可能全公司早就倒闭了,一家人都喝西北风,因咱们公司开采的是极薄煤层,井深 、水大、顶板破碎、瓦斯超限……吨煤市场价才120元,吨煤成本价就有110元。咱那一级工资没长,公司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后来全体职工又勒紧腰带集资3000万元,上马了厚煤层的新矿区。如今咱的煤炭产量达到了过去的10倍,公司迎来了建国后又一次辉煌,想想,还不是咱那一步像小家过日子,精打细算?”

修电动车的心里话,看来这个修鞋匠真是一个退休的老书记。可当官的不管老百姓,心里就老想着公司的事。干部就是和工人不一样,退了休也是不和老百姓一条心,好像企业是他家开的。

 “李书记呀,你说这些……”修电动车的又听到那个管信访的干部说,“我们管信访的对天天在公司大门口讨说法的一大片退休干部、职工说服,可说来说去,他们就是不听,就是要去省委上访,闹的最凶的是‘东河’矿的退休矿长,因为他两口子都得了癌症。虽说咱公司有大病保险,有医疗保险,可他两口子确实有一些困难。”

“有困难就解决,不能上访。”修鞋匠大声说,“你到老董事长——老龄委那里说,从我和董事长成立的职工救集基金中出20000元给‘东河’矿的矿长。这个基金,是我和董事长拿出的个人工资积蓄和内部股票分红成立的。我和董事长都说了算。让‘东河’矿的矿长好好安心治病,我们湖沿矿业集团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今后一切都好办。”

修电动车的心里话,他在这里修鞋,居然拿出自己的工资积蓄和内部股票分红成立了董事长救助基金,可不是因为犯了错误才吐出了贪污的不义之财?他心里觉得,这个修鞋匠——退休党委书记更让人纳闷了:这个社会的干部都利欲熏心,恨不能一把贪上两三个亿,他倒把自己应得的拿出来了,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李书记呀,我立即去办这个事,把20000元基金让‘东河’矿的矿长拿到手。”信访部门的人想了想说,“李书记呀,你真是共产党人的楷模,把自己的钱都无私地投入了救助困难职工基金,而自己还在这里修鞋……真让我感动。”

“这有什么可感动的?”修鞋匠笑说,“共产党人不能爱钱,也不能爱面子,因为共产党人最终是要消灭压迫和剥削的,那些贪污一两个亿的官员,绝不是有信仰的共产党人。我挣的工资积蓄和我的内部股票分红都投入了救助困难职工基金,我心安理得。我有你嫂子的退休金,加上我修鞋的收入,我们就生活得很优越。华西村的老书记说,一个人只能睡一张床、吃三顿饭……这就是共产党人的人生观。过去那些为人民打江山的烈士,他们想过将来挣多少钱没有?习总书记提出不忘初心,就是让党员别整天想着钱……没有信仰的共产党员,到了‘生前只恨聚无多’的地步,就连旧中国‘勘破红尘的清官’也不如,他还有什么信仰。人总有一死,吃好、穿好、极尽奢侈,就能长寿?不见得。人的营养够了,也就行了。共产党人勘破红尘,就是没有了低级趣味。”

修电动车的在路边听修鞋的讲“大道理”,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是个小个体户,有时听广播、看报纸,从没听到、见到过想着“初心”的人,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干部肯下架子为人修鞋,更没见过把千万以上的钱白送给别人。他不相信眼前的党委书记——修鞋匠是一个干部,心里话,也许是像孔子一样骗人的人吧?

修电动车的看到,那个搞信访的人摇摇晃晃地走了。也许他——一个修电动车的对这样的党委书记——修鞋匠太不理解了,也摇摇晃晃地走了。

街上安静了。

实际上,真正共产党人的世界观是铁打的,勘破了人生的虚华,终生为理想而奋斗……任何时候也改变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修电动车的依旧到白影镇上修电动车。他经过矿业公司的大门口时,吃了一惊。原来,大门外全是讨说法的退休干部、职工,有几千人。大门紧紧关闭,一大群民警紧紧护着大门。

修电动车的没见过这阵势儿。

修电动车的停了下来,听清了这些人的聚集是准备到省委去上访。心里话,老百姓有冤必诉。那些接访(截访)公司,见他娘的鬼去吧!

就在修电动车的兴灾乐祸之时,突然看到,那个修鞋匠从大门里边出来了。

修鞋匠——党委书记还穿着昨天的破中山装,腰里扎了围裙,对满路的人摆摆手,笑说:“同志们,你们的心情我理解。历史问题,已经冻结了,你们就是上省委,省委也不能破解咱们过去的难题。因为咱们的养老金——退休金不是一天形成的,是若干年零星交纳的结果。如果要提高,除非历史倒转。养老金就是命运,该开多少就是开多少了,后悔不来。当初,咱们公司因为穷,一级工资没长,是我们党政领导班子对不起大家。如果我们那时长了工资,以后也开不出工资。如果我们公司没有喘息的机会,也许企业早垮了,就连现在的退休金也没有。我比大家的退休金高,但我比起别的企业的领导人的退休金又低了很大一节。我们共产党人只比贡献,不比收入。”

修鞋匠说到这里,有的工人就站出来嚷嚷:

“你别站着说话不知腰疼!你开得少,也一万多块钱,我们工人出了牛马力,3个人也开过你一个。”

这个工人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们必须上省委,让省委给个说法。太不公平了!我在8级工资时比矿长的工资还高,一进入市场经济就把我的工资级别给抹了,老开3级。什么事?”

“为什么不沿8级工资开下去?现在处级开30多万,区队长开20多万,咱工人怎么竞争也开不上5000元……”

“别说了,别说了!”修鞋匠又站了起来,大声说:“分配制度是上层决定的,就是8级工资也不是绝对平均。绝对平均也不是公平,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这个分配问题,我也说不清,说不准,请大家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去省委讨说法,也讨不来说法。我们平时在不同的工作岗位,贡献有大有小,收入有高有低,缴纳的养老保险也有多有少,所以,大家不能攀比。我就不把钱看得很重,把内部股票分红的1000多万和工资积蓄都投入了救助困难职工基金,靠修鞋也活得很好。”

“谁都像你!你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勘破了红尘的共产党人。过去的共产党人一生求解放,生死置于度外。现在像你这样的共产党人,把钱置之度外的有几个?你这样的共产党,天下太少找了。”

修电动车的看到,这个说话的就是昨天在街上和修鞋匠通风报信的那个信访干部。心里话,一个当官的跟屁虫!修鞋匠真有他说的那么好?他这样修鞋,是不是捞政治资本?现代人从“文革”就太会说了,实际上做的又是另一回儿事。

 “哈哈哈……”修电动车的又听到修鞋匠在大庭广众下对人笑说:“也别把共产党人看得很神秘,他们也是人。最近我读报纸,见报上报道了全国第一个女伞兵拿出自己省吃节用的工资2000多万,给了她家乡搞建设。如果你是共产党人,就应该‘勘破红尘’,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生活中不浪费一粒米,把多余的钱毫不心疼地回报社会。”

修电动车的才不信这些鬼话。心里话,查出一个贪污犯,一下就贪污上亿,难道他们不是共产党人,共产党人能做清官吗,都把理想信念找回来吗!什么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他知道电动车的电路,但他不是共产党员,却不知党的理想信念,心里更糊涂了。

修鞋匠对大家提高了嗓门:“凡是共产党员,都给我自动回家,不要聚集闹事。这是党性!共产党员要报党恩,把多余的、花不完的收入投入到救助困难职工基金,使这个基金越来越多,将来救助更多的人。这也是党性!”

这时,人群里站出了一个人,脸色蜡黄,弓腰缩背,像是长了大病。这人对修鞋匠说:“李书记,我收到了董事长救助基金20000元,太感谢你和老董事长了。我也要向你学习,开始自救。我在山坡上养了一群牛,明年我也给困难职工救助基金添砖加瓦,一报党恩。”

修鞋匠又乐哈哈地说:“你就在家好生休养,不要操心劳力,这就是报党恩了。过几天,我一定到你家看望你。”

修电动车的心里话,这个养牛的要报党恩,一定是“东河”矿的矿长了。一定是让修鞋匠传染了失心疯,还去养牛养羊,还是在家趴着吧,说不准哪一天就呜呼了。

“李书记,我太感谢你了……”修电动车的看到,“东河”矿矿长说着,跑上去和修鞋匠——党委书记握手,接着就向准备上访的人群挥手,于是,一大片人像潮水一样跟着他们向大门外涌去,不想再上省委上访,回家了。

修电动车的想,好不容易聚结起来的上访人群散了,老百姓的上访要求就被修鞋匠一下子破解了。如果是我,就是不走,非到济南大闹一场不可。

修电动车的随散了的上访人群向前走去,心里想,这个修鞋匠不是个修鞋的,说不准,是省委派来的卧底。他说话有人听,就是他把自己的退休金积蓄及股票收入都拿出来搞了什么困难职工救助基金吧?他不相信还有这样的共产党人。

修电动车的听到身后有人说话,一看是信访上那个人。这人对同事说,好像对修电动车的说:“共实,哪个朝代没有清官?像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当到了边关的元帅和朝中副总理一级的大官,他和4个儿子出门,还轮着穿一条裤子。其清廉可想而知。人穿好、吃好、住好,不代表一个人水平高。”

修电动车的就知道修电动车,别的不懂。如果谁和他说“范仲淹”,他一定说,“谁是淹仲淹,是养牛的还养羊的?一定也是个骗子。”

也难怪修电动车的动不动就说,什么人也是骗子,因现在像李书记一样的修鞋匠太少了,骗子却很多,到处都有骗子的影子。修电动车的把孔子和耶稣这样的大师也看成了骗子,更不用说一个企业的党委书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修鞋匠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