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劫难风流(三十三)

三十三

 

金花到县城去干啥?

她要为青姐姐鸣不平,想去找县里的团委书记。她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年年参加县里团的会议,认识县团委书记胡少波,并且两个人能说上话、谈得来。

也许,她就是认识这么一个“大”干部了,也不知能不能救了青姐姐。可是青姐姐没有活路了,自己全家也保护不了她。胡少波的官不大,可他和县委的大领导认识,通过他找找县委书记,喊喊冤也是好的。

骑了十多里路的车子的金花,到了县委,就直接奔上了四楼县团委书记胡少波的办公室。一推门,胡少波正在屋里看报纸。

“啊,是你呀!”胡少波红了脸说,“我正找你,你还通神,自己就来了。”

“你找我干啥?”金花红了脸,“我们埋在土里过日子,土里刨食,你这青天大老爷怎么会想起我来了?”

“有一个好事。”

“什么好事?”

“省干部学校要我们县团委推荐一名优秀团员去深造,我扒拉遍了全县的基层团支部书记,就是你是高中生,年龄也不大,最合适。”胡少波笑说,“要是再有合适的,我也不想便宜了别人。”

“你个坏小子!”金花更脸红了,“难道你把名额给了我,你就赚了?”

“我想,是这样的。”胡少波瞅了金花一眼,低头笑说:“不过,现在是要赔,至少一个月赔上十五元的生活费,将来就都赚回来了。”

“你想的美,放高利贷呀?”金花知道,他这是求爱,心里本来就有这个人,又给了一个上学的机会,将来当干部是必然的……她算过账来了,笑说:“你先别说得好,能不能去了省干部学校,还说不定呢。你别弄个猫咬尿泡。”

“现在,我就和你就去公社和大队办手续。你看看这个……”胡少波递给了金花一个红头文件。

金花一看,是市团委为干部基层建设选拔培养团干部的行文,心里高了兴,笑说:“这下,我就鲤鱼跳了龙门。谢谢你。”

“你怎么谢我?”胡少波很知金花的底细。

“嫁给你不就得了!”金花是快人快语,“放心了吧?现在,你要给我办两件事,一件是,快和我去公社和大队办了上学手续,不能让别人抢了上学的名额,也不能让大队长高无阻挡而不给办手续。第二件是,你要先找找公社的领导,不能让村长高无逼死了我姐姐。高无要开批斗会批斗她。她一个姑娘家,怎受了这个!这两件事办不好,我说的话不算数。”

“你说了这么大的一大篇,我不明白。你姐姐是谁?高无为什么批斗她?”胡少波皱着眉头问。

“我姐姐叫柳青,是个少有的漂亮人物,也是少有的有文化、有知识的女性。她爸爸原是工程师,妈妈是科研所的党委书记,因为这个,爸爸成了‘臭老九’,妈妈成了‘走资派’,总之我姐姐倒了霉:从四川来到杏花大队,被一个驻村干部看上了,就逼婚。我姐姐就是不听,前天晚上,那个驻村干部抽我不在,想强奸我姐姐,被我哥救了。这不,这个驻村干部就贴我姐姐的大字报,还要拉她上批斗台……这还有正道吗?”金花一气说了柳青的遭遇,气愤地说:“如果这事得不到解决,我就去杀人。”

“怎么?”胡少波吓了一跳,知金花的脾气。因他曾和金花在县招待所开过团委书记会,拔过“轱辘”,斗过酒。胡少波被她摔得烂甜瓜样的,也被她一气灌得“呼呼”直吐。

“我不信人间没有正义?”金花愤怒地说,“我姐姐真走到那一步,我就不活了。”

“你姐姐,是叔伯、姨、姑家的姐姐,还是亲姐姐?”胡少波一看,金花真急了眼,知她这个姐姐是至亲或好友。

“都不是。”金花说不清与柳青的姐妹情,“我爹和她爸是小时的朋友,我娘认她作亲闺女,我就把她当成了亲姐姐了。”

“好了,我明白了。”胡少波笑说,“我先和你去公社,一是办上学的手续,二是找找公社党委分管团的党委副书记,反映一下你姐姐的情况,看他们怎么处理。”

“行,咱就走。”金花转身就走。

胡少波拨了公社团委的电话,告诉了公社团委书记,说要下去办事。公社的团委书记就等他了,也向公社党委分管团的党委副书记李洪轩作了汇报,李洪轩也必须等他到公社了。

“你是怎么来的?”胡少波问金花。

“我骑车呀。”

“好,我也骑车。”

他们下了楼,各自骑了自行车,向杏花公社而来。

一路上,金花和胡少波说说笑笑,心情很好。

虽说她答应嫁给胡少波,心里觉得,对胡少波知之甚少。

金花心里话,别看我说了要嫁给你,我得好好考考你。你若经不住考验,别怪我说话不算数。金花心里打“小九九”,把胡少波列入了“发展对象”,琢磨着出题。

他们到了公社,杏花公社的团委书记是个姑娘,长得很漂亮,叫吴金子。一见县里的顶头上司来了,表现得特别热情,对金花却指使来指使去。

吴金子笑问:“胡书记,你来的目的是……?”

“你先把咱公社团委的公章给我盖上。再就是,我想见见李洪轩书记,有个事向他反映。”胡少波很熟悉到基层的工作方法和步聚。

当吴金子看过金花上省干部学院的推荐表后,立即找到了李洪轩。金花和李洪轩没有过节,金花上学是市团委“带着帽”下来的,他只好同意,签了字。

李洪轩随吴金子到了公社团委办公室。

李洪轩负责团的工作,一见胡少波,就热情地说:“市、县团的领导为我们培养基层团委书记,我们深表感谢。也欢迎胡书记到公社指导工作。”

“客气了,客气了。”胡少波也客气,“给你们添麻烦了。李书记,有个事向你了解、反映一下。”

“你说。”李洪轩又客气,“胡书记来指导工作,我们洗耳恭听。”

“听说你们下派了一个供销社的干部,生活作风有问题?”胡少波皱起了眉头说,“据了解,他还是供销社的团委书记?”

“可能是。”李洪轩没好气地说,“他是有生活作风问题。我听说他离了婚,到处打捞女人。”

“找对象是没有问题的,可欺负成份不好的姑娘,这就是犯法的,也是道德问题。”胡少波郑重地说,“我们要从团的角度进行批评教育,你们公社党委也要严肃处理,不能让他造成坏的影响。”

“我们立即组织调查。”李洪轩很认真地说,“只要有人反映,组织就不能视而不见。”

“好了。”胡少波笑说,“我还要到大队里去,市团委催着上学人的手续。”

李洪轩想留胡少波吃饭,胡少波说还要下午开会,要赶快给金花办好手续,下午必须赶回县委。李洪轩的热情也就白费了。

胡少波和金花走出了公社的大门,胡少波不好意思说:“亲爱的,我不用去你们大队了吧?”

“你不去,让高无给卡住了我的上学手续,我去不了省干部学院,你还要不要……?”金花笑问,“恐怕你就是白眼狼了。告诉你吧,别看我是庄户的,即使不去上大学,也要考你二十道题,你有一道答不上,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从现在开始,请你回答我出的第一道题。”

“行,你说。”胡少波对金花也不是很了解,但喜欢她。

“我的题不是书本上的,而是在实际行动上。”金花神秘地说,“你从现在就开始准备答道。”

他们到了大队里,找到了高无。高无本不想让金花去深造,但有李洪轩的签字,又是团县委书记亲自来给她办手续,也就盖了章。

金花对上学的事,感到手拿把攥了,就请胡少波回家吃饭。

胡少波觉得,第一次到金花家不好意思,坚持要买上一箱酒。金花没挡他,胡少波提上一箱酒和金花到了家,正赶上吃中午饭。

大婶见女儿领了一个小伙子来,像个干部,乐哈哈地说:“金花呀,你不晌午不给我领客来,我蒸了一锅窝窝头,怎么叫这位同志吃?”

“娘啊,你不知道,这位同志就是专门来吃窝窝头的,因为他们单位搞忆苦思甜,有好吃的也不能给他吃。”金花笑说,“胡书记,你说是不是?”

“你说的是最高指示。”胡少波笑说,“这可不是你给我出的第一道题?”

“对了。”金花不客气地说,“你想进我家的门,连地瓜干窝窝头也吃不下,那就不是一家人了。”

大婶一听,心里话,这个“活龙”领了女婿来,也不早说一声。她立即跑到了里屋,与躺在炕上休息的丈夫说:“老东西,不得了了,那个‘活龙’领了人来,你快去看看,咱做什么吃?”

大叔一听金花对上了象,一“骨碌”就爬了起来。他来到外间屋里,一看胡少波,并不认识,觉得是个干部,长得也不赖,觉得女儿的眼光不低,只是笑了笑。

“这是我爹。”金花一指她爹,彼此介绍说:“这是县团委书记胡少波,给我办了上大学的手续,顺便到咱家吃两个窝窝头,就是为了忆苦思甜,不忘本。”

“你这闺女,真是……”大婶埋怨女儿说,“人家第一次到咱家,就是贵客,我可不上窝窝头。弄不好,过上几年,你和我打仗怎么办?”

“我不埋怨你,你没做错。”金花嘻嘻哈哈,“人家领导到了咱家,就是要求上窝窝头,结果你上了馒头,这不是对领导不尊重?胡书记,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胡少波头脑灵活,说,“我已经把你的话当最高指示了,你让我吃什么就吃什么,我愿意。”

“娘,你听到了吧?”金花笑说,“胡书记就是愿吃窝窝头,别的什么也不想吃。”

大叔听明白了,觉得有谱,又听说女儿能上大学,高兴得什么儿似的,拉着老婆到了天井里嘱说:“你到代销点,甭管罐头什么的,拾上一堆,好好侍候,金花有出息了。”

大婶想了想,也是!咕哝说,“这个混账的东西,说不准有点福气。”她一路小跑去买东西去了。

大叔来到屋里,对胡少波笑笑说:“胡书记坐。咱农民穷,你别嫌。”

“有城乡差别,我理解。”胡少波笑说,“大叔,你看看金花上学的手续。我们县团委就是推荐她一个。”

“你还想推荐两个?”金花似乎为了让她爹知道他和胡少波的关系,嗔说,“你要是推荐两个,我就不去了。你是不是觉得吃了亏?”

“如果你翅膀硬了,飞到远处去了,我就真吃了亏。”胡少波也开玩笑,“今年的燕子飞了,明年还来;明年飞了,就不知……”

“小心眼!”金花笑说,“必须忆苦思甜,吃窝窝头。”

吃饭时,大婶摆上了一桌子菜,上了馒头,也上了窝窝头。大叔倒上了酒,像接待女婿一样。一边说,一边吃。

大叔说起老支书被捕,崔勇之死,大队里的支部情况,以及柳青的遭遇,县团委书记也是正科级干部了,感到非常气愤,发誓回去一定向县里分管团委的县委书记汇报。

大叔大婶对女儿找了这个对象都很满意,大婶在胡少波走后却伤心地对金花说:“你这条‘活龙’,好歹挣扎出去了,不知你青姐姐什么时候得第。”

“青姐姐绝非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必成大器。”金花很有把握地预言。

除此之外,杏花村还有一个人,为柳青的不平找到了县里,就是小田老师。她也不是找到了对口的领导,而是找的县教育局的领导。

县教育局的一个副局长也答应向县里的分管领导反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劫难风流(三十三)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