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等(第三章)

第三章

 

1

 

 “马大脚”在村头住久了,知道这个村有一百多户人家,有姓吕的、姓马的、姓王的、姓胡的约有二千多人。在村中待着的,多是老人、孩子和妇女。青壮年很少,即使有,也多是腿脚不便的。

李家共有十个儿子:大儿子叫李金良(狼),二儿子叫李金崇(虫),三儿子叫李金宝(豹),四的叫李金福(虎),五的叫李金勾(狗),六的叫李金成(熊),七的叫李金社(蛇),八的叫李金鹰(鸟),九的叫李金济(鸡),十的叫李金叔(鼠)。他们的爹就叫“李垃圾”。

这一家人,全都投靠了青州的大汉奸胡县长。他们“贴乎”胡县长,就是“贴乎”了日本鬼子。

他们的爹,为什么叫“李垃圾”?

铁路上的客车来回跑,许多日本的男男女女来青州,不时就从客车上扔下一些洋垃圾。村民们都讨厌这些脏东西,更讨厌李家的当家人,硬是把他叫成了“李垃圾”。

 “李垃圾”的大名叫李光明,是一个日日昏醉,天天弯着腰做木匠、铁匠活的农民。传说他“会来事”,是出了名的“光棍”(精明人),但太平村的人,人人对他不齿。

这个村的人,凡是“会来事”的,做人的原则是:“扶杆子不扶井绳”——看人下菜盘子,对弱者落井下石,对强者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吃柿子专捡软的捏这种“一边倒”的村风,自从日本鬼子霸占了胶济线,就在太平村就更显突出了。

据说,这种坏风气是李鸿章传下来的。

李鸿章当官当到了国务院总理,青州、临淄人就以为李鸿章官大,最“会来事”。

李鸿章的“会来事”,就是一个婊子的本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日协定》,没有比他更能的,有些所谓文人佩服他,不断写文章瞎吹他。

太平村的李家人虽不会签李鸿章签的《马日协定》,但心领神会李鸿章的处事哲学——“会来事”。婊子式的“会来事”,“李垃圾”没读书,却全教给了他的儿子们。他一家人的“会来事”,就是见风使舵,贴上了胡县长,一家人全给日本鬼子当了狗!

他言传身教,儿子们便特别会笑,说话特别好听,特别会侍候人李家一家人像有文化的,对人礼貌、客气、嘴甜——对有钱、有势力的像亲生的。

就是这么一家人,成了太平村一怪。

 “李垃圾”的孩子们小时,一家人盖一床被子。有的孩子光脚 、光屁股在雪中跑,也不怕冷。孩子们长大后,不管起名叫“狼、虫、虎、豹”,还是叫“狗、熊、蛇、鸟”,人人都“会来事”,个个混得“有头有脸”。

 “李垃圾”的老婆每次生子,“李垃圾”都在树下或在铁匠铺中与人下棋。他没什么文化,也就随随便便按相棋谱上的棋子给孩子们起名。于是,就有了“狼、虫、虎、豹、狗、熊、蛇、鸟、鼠”等孩子们的小名。儿子们长大之后,觉得不好听,就自己改成了“良、崇、福、宝、勾、成、社、鹰、济、叔”等字样,好听是好听了,但名字并不等于良善。

这十兄弟长大后,各自寻业,打铁的打铁、做木匠活的做木匠活、种地的种地,开饭店的开饭店……后来,日本鬼子占领了淄博,他们越学越“会来事”——全弃旧业,投靠了李金良(狼)的大舅子——胡县长,天天围着县衙转,也就等于投靠了鬼子,逐渐一家人都成了汉奸,一时倒成了太平村“手眼通天”的人家。

乡间的人认为,李家的人有社会地位。

李家人死要面子,硬充“有头有脸”的,不免让人打了一个回号。那时投靠鬼子的人统统被称汉奸,李家的人却不把汉奸的污名放在心上,反而认为,当了汉奸就了不起,乱世中赚了便宜,就像中了举。

凡是本村的人,一旦遇到李家的人,不管是李家哪一个,哪一个也会给你一个笑脸。笑得让你莫名其妙,只觉得这个人笑得太好了、太客气了。

李家人的笑里有太多的时代内容,就是本村人,也不知道李家兄弟们是笑的什么意思。

李家兄弟“会来事”,人缘好,做事顺风顺水。后来,村里人也把李家人看成了“杆子”,敬他们,畏他们。比如,他们烦气“马大脚”,明知“马大脚”被李家人欺负,里边有许多疙瘩事,也倒向李家人,帮着李家驱赶“马大脚”。

李家人平常目空一切,只认汉奸和鬼子,其余人都看成了“井绳”,意识颠倒,是非也颠倒。战争的血腥,把白天黑夜、道德人性也都颠倒了。

 

2

 

李家最“会来事”的,莫过于大儿子李金良(狼)。

一大早起来,他就想找十弟李金叔(鼠),在他经营的“怪味店”摆上 一桌,请请他当县长的大舅子胡县长。

胡县长从城里捎来信,要带家属光顾太平村。这可是给李金良(狼)长脸的事,他高兴得不得了。

他还没吃早饭,爬起来就琢磨十弟的“怪味店”里有什么好东西,好款待当县长的大舅子。

李金良(狼)的外号叫“笑里藏刀”,平时的样子极特别:冷冷地咧开嘴唇,腮两边的皱折渐深,没有声音,眼睛平视对方,半天不说一个字,这就是笑了。应了村民们平时说的,咬人狗不吱声。

据说青州一个相面先生,一见李金良(狼)的样子,吓了一哆嗦。不过,平常人也觉得,李金良(狼)外表面善,内里阴谋。倒是没见他伤过人,也没见他对庄里乡亲做过缺德事。村里人还是以为,此人一肚子阴谋,与他共事,要谨慎和提防三分。

太平村的庄稼人对李金良(狼)不服:他本身没本事,就是靠背景——他儿子李诗(屎)是青州鬼子领导的保安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是鬼子兼任)。大舅子是县长。村里人没人怀疑李金良(狼)无能,却不敢惹他。

一般庄稼人以为,面善的人就是好人,不对他提防;兄弟、亲戚和朋友,认为他面善,擅长交往,也不对他提防。虽说有人叫他“笑里藏刀”的外号,好像他在村里没有一个对头,他干了坏事,也没有一个人知道。

此人长得五大三粗,嘴旁有两撮小胡子,没有正式职业,他爹——“李垃圾”的营生,就是打铁、干木匠活,他一点也不会。他没本事,就在村里装“大狗”(体面人),村民颇有微词。

通过他舅子——胡县长,他在青州官场上有些往来,有人称他为“公公”。太平村的人说,就是真正的“公公”,也没有他低三下四的。这个人,就是对鬼子和有权势的人像“公公”,极尽低声下气。他对老百姓就硬装“大狗”。他是太平村的农民中成了精的人。

一大早起来,他去十弟李金叔(鼠)的“怪味店”,穿了平时出门才穿的一件长衫,戴上了当时城乡流行的大黑礼帽,还学城里人拿了一根文明棍。

临出门,他在门后挂着的一块生猪肉皮上擦了擦嘴唇,像在家中吃了什么好东西。那时,兵荒马乱,穷人穷死,难人看不起。富人富得就腚里淌了油,让人羡。嘴上有油,就是天天吃肉。他走到街上,也自以为是。

李金良(狼)在大街上遇到的第一个人,是在村中的富户中一个“扛觅汉”穷人,没等李金良(狼)说话,此人就弯腰直说:“你好,你好……大叔、大叔……

李金良(狼)便一副“大狗”相,嗓子眼里说不出,笑也笑不出——他瞧不起这样的人,语塞。

他又走了几步,遇到了一个在儿子的保安大队里干班长的保安队员,李金良(狼)觉得此人与儿子沾边,就是与鬼子沾边,便主动笑得“乱七八糟”了:“你好,你好……

对方也一直劲客气地直说:“大叔,你好,你好……

李金良(狼)遇到了第三个人,他眼里立即全变成了杀人刀。

原来,这个人姓马,在青州教书,老婆孩子在也在城里,定时来家看望老娘,给老娘送吃的、送钱,像个有钱人,像在城里混得不错。姓马的也有兄弟姐妹,但他们都不回来,好像他们都是石头缝里迸的。于是,庄稼人说,万事孝为先,姓马的是一大孝子,颇受乡亲们尊重。

有一点好名声的人,李金良(狼)都看不惯,无论干什么的,只要你比他李金良(狼)强,他都不会看不惯。他希望所有的人都在他之下,如果有人哪里比他强,他都想折别人的台。

他心里烦姓马的:你有好名声,老子不是白活了。我就是一个垃圾爹,没有一个老娘需要照顾。如果我天天给他打酒,他就醉死了。

李金良(狼)一见这个姓马的,脸上却违心地表现得特别高兴:“是你呀!你好,你好……”

姓马的也随和道:“你好,你好……”这马先生这么说,觉得李金良(狼)的话音里虚伪,心里话,我犯不着和一个虚伪的农民别扭,低了头,就走进了老娘的破院子。

院子里只有几间破土坯北屋。有几棵不成材的树,被风刮得东倒西歪。就是一个老太太在家住,显得冷冷清清。姓马的自我安慰,一个老人在家住,冻不着、淋不着,又是住在村东边,碍不着哪一个人。

这院,这屋,并不显眼,李金良(狼)想,姓马的在城里没听说有店铺,又不当官,还让老娘租住一个独院,是不是有外块?他脸上不再有笑容,变成了一把杀人刀,换成了另一个人。

凡是笑里藏刀的人,总喜欢窥探别人的秘密,总想算计别人。别看李金良(狼)对姓马的笑,早就对姓马的疑心:你没地种,也不经商,靠什么照顾在家的老娘?房屋不是祖业,是临时租的,哪来的钱?除非你是八路!

李金良(狼)悄没声的来到了姓马的后窗下,能听到屋里的人说话。

姓马的对老娘说:“娘啊,你在家里,缺什么就说。我 来不了,就让金风和孩子们来送。”

“儿啊,你怎么不让金风和孩子们回来,我惦记,也挂念。”老太太又说。

李金良(狼)心里话,他有老婆孩子,就连他老娘也不知道。她的儿媳和孙子在哪里,够秘密的,村里的人没人听说。他确定,姓马的不是土匪,也是八路。

李金良(狼)又听到姓马的说:“金凤和孩子本在青州好好的,我觉得她爷爷、姑姑和那个大的孩子,都在马鞍山,现在形势紧,金凤和孩子准备与一部分后勤人员上马鞍山。他们的爷爷和姑姑加上那个大的,你不用挂记。不过,马鞍山也不是久居之地。”

李金良(狼)一听,姓马的绝对是共产党。他姓马的老婆孩子要随“后勒人员”一起上马鞍山,除了部队,何谈后勤人员。如果这事让自己当保安大队副大队长的儿子知道,或让胡县长知道,传到日本人耳朵里,自己这功就不小,日本人准会有大的奖赏。

李金良(狼)这种人,还管庄里乡亲的面子,一心得到鬼子奖赏,急忙往“怪味店”跑。

 

3

 

李金良(狼)为招待好当县长的舅子,进了十弟的“怪味店”:“老弟呀,我听说,你刚进了青州的‘一撕就烂’熟牛肉,咱也尝尝。”

李金叔(鼠)更会说:“我说呢,大早上门外梧桐树上的鹊雀叫‘喳喳’,原来是你(大哥)屈驾呀!”

“这不是,胡县长——孩子的舅捎信来,要来光顾咱太平村。他来干啥呀,咱这穷乡僻壤没法招待他。”李金良(狼)叫苦:“我大早就来求你。”

李金叔(鼠)吃了一惊,心里话,我这小店,国民党送来了一块“模范店”的牌牌,共产党也送来了一块“模范店”的牌牌,可不能县长也要来送日本鬼子的一块“模范店”的牌牌。

李金良(狼)摇头说:“胡县长第一次来咱村,你可别上鬼子肉!”

“唉,看你这是说哪里话,我这里哪有鬼子肉!”李金叔(鼠)立即到屋里切了一盘现成熟牛肉,端在李金良(狼)的眼前,说,“你尝尝,是鬼子肉,还是牛肉?”

李金良(狼)用筷子夹起了一片,举到太阳方向看了看,知有丝的就不是鬼子肉,是牛肉。同时,他担心地说:“前天,往青州去的火车上,有一个押车的鬼子被人用枪打死了,掉到了路边的渣石上。第二天,鬼子大腿上的肉都被割净了,只剩了骨头。咱是‘治安模范村’,不能让胡县长吃了鬼子肉。为什么铁路上的电线总是断,半夜总是有枪响?”

李金叔(鼠)恼了:“你大早上来,就挑刺,胡县长还没到吗?”

李金良(狼)假装埋怨道:“胡县长来干啥呀 ,咱这穷乡僻壤‘少屌无球’,真是……”实则,他盼胡县长到来,给他长脸,给他增光。

李金叔(鼠)道了大哥一句:“你别让他来了。”

“他管着我,还是我管着他?”李金良(狼)理直气壮地说,“他要来,我挡不住。”

“来吧!”李金叔(鼠)笑说:“你打算请谁陪?”

“先请咱兄弟十个,加上保长。”李金良(良)定了调。

李金叔(鼠)痛快地说:“你这是给咱小店增光,给咱兄弟长脸,我倾家荡产,也尽上力。”

兄弟俩就这样定下了胡县长到太平村的接待事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等(第三章)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