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等(第八章)

 

 

第八章

 

1

 

太平村出了“神枪手”和“飞针女侠”,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就传到了在青州一带活动的我姥爷耳朵里。

我姥爷想,为什么不请他们出山,组成一支抗日武工队,专门除奸。

鬼子居于岛国,侵略大片中国国土,显得人员少,大都分鬼子盘踞在中国的城中。可恨的是,中国人当中,一些没有骨气的人,“扶杆子不扶井绳”。他们纷纷成为汗奸,比日本鬼子还多、还可恶。中国人不愿打中国人,可有这些汉奸,是鬼子的耳目,要把鬼子赶出中国,就必须先清除这些无耻的汉奸!

我姥爷找到了太平村,让我二姨姥姥的丈夫领着 ,也就在山洞中找到了“马大脚 ”和“野玫瑰”。

在山洞中,我姥爷对“马大脚 ”说:“我听说,你是个苦命的人 ,踏遍蜀中的千山万水,回家就没了娘,妹妹也失踪……你在这村头土洞中生活,受尽了苦。这不是坏事,年轻人经受了磨练,注定能干大事。我想……

“我被逼上绝路了,我想造反!”“马大脚 ”正想找队伍,碰上我姥爷就狠了心,“如果我能确定谁害死我娘、我妹妹的人,我与他不共戴天!你不来找我,我也想去找你们。我老听说吕校长起兵拉队伍,就是不知他在哪里。”

“好小伙子,我就是吕校长派来的。”我姥爷听说“马大脚 ”和“野玫瑰”都是奇人,试探说,“我知道,你能吃苦耐劳,可打鬼子,不仅能吃苦耐劳,还不行,还要有真本领。”

“马大脚 ”立即领我姥爷顺着铁路线走,说了他打铁路上的通讯电线练习枪法的经过,也说了“野玫瑰”的飞针之绝艺。

我姥爷高兴地嘱咐:“小马呀,我们八路军就是缺少你们这样的人。这样吧,你和‘野玫瑰’组成一支抗日武工队,在青州、临淄专门除奸。除了奸,也就等于让鬼子瞎了眼,让鬼子聋了耳!鬼子就任由我们收拾了。我们八路军不偷不抢,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们立即到云门山去接受教育、训练,成为一名真正八路军战士。”

我姥爷一言既出,激起了“马大脚”的满腔怒火。他不是不想给妹妹和母亲报仇,就是一时找不到仇人是谁。

他和“野玫瑰”到了云门山八路军根据地,受到了马县长的接待,也受到了八路军的教育,知道了共产党解放全中国,建立有秩序的社会。

“马大脚”总是想,有秩序的社会出现后,为娘报了仇,找到了妹妹,也与“野玫瑰”成了亲,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他想,如何除奸,就从找妹妹开始。

他和“野玫瑰”很快拉起了一支异人武装。说是异人,他们都像他和“野玫瑰”一样,有一技之长。有的投弹远,有的骑自行车快,有的当过矿工能爆破……这支队伍,立即就拉上了临淄、青州平原。

 

2

 

“马大脚 ”和“野玫瑰”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把马县长的老娘接到一个山村安顿了下来。

只是马县长不知,太平村的李金良(狼)向胡县长告密:马县长的老婆、孩子要到马䯃山,必经牛角岭。汉奸、鬼子已在牛角岭布控,且鬼子本川旅团长刚到沂蒙山扫荡归来也得到了马鞍山有八路的情报,顺路重兵围困了马鞍山。

那一阵子,鬼子和八路军是死对头,一旦听到哪里有八路,就想立即斩草除根。

青州马县长叫马义志,既是青州县长,也是我军青州独立营的营长。早就预感到马鞍山有危机,不知马䯃山的危机来得这么快。

在马鞍山上,只有十多个老弱病残战士、后勤人员和马县长的父亲、妹妹及大女儿,怎禁住有飞机、大炮的两千多鬼子围攻……

原来,青州县长马义志与挂国民党旗帜的土匪李超是一个村——太平村。李超的爹就是“李绪命”。他们从小在一起玩,思想却不一样。马义志救国救民,李超却害国害民,无恶不作。

马义志响应我党联合抗日的号召,前些日子到马鞍山之后李超的杂牌军中担任了政治部主任。他们因李超为非作歹,把李超的一个矿工连刚拉了过来。既没来得及整编,也没来得及培训,怕在马鞍山出事,就拉上了青州的云门山。

前几日,马县长领矿工连刚到了云门山,安顿好队伍,才有空回家看望老娘。谁知,被汉奸李金良(狼)窃听到了他与老娘的谈话。

马县长的全家都参加了革命。

本来孩子跟着妻子在青州教书,由于日本鬼子和汉奸活动猖獗,学校已停课。父亲和妹妹、大女儿都在马鞍山帮助队伍做饭、洗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零活。只有一个腿脚不便的老娘在家,不便出门,也上不了马鞍山。

这是马县长一个长期的心病。每隔一个星期,马县长都回娘租住的太平村一次。

马鞍山在“太河”边上。淄川人叫“淄河”为“太河”,叫“太河”乡为“太和”乡。

马鞍山虽然不高,看似有险可据,实则已无险可据。原来有“险”可据,是因共产党独立营在马鞍山之前,后为李超的土匪部,前后互为犄角,鬼子不敢动马鞍山。现在无“险”可据,是因李超为鬼子在东坪乡建立了伪政权,李超也与胶济线上的鬼子勾肩搭背。如果他完全投向鬼子,我马鞍山落单,必前后遭夹击。

一九三七年,日本鬼子师团长矶谷的司令部就设在了张店。他配属的本川旅团,侵占了淄川、博山、青州等大片土地,而当地国民党的党政要员纷纷南逃。蒋介石不能统一中国,剩下的土匪蜂起,仅淄川的周边就有了近百个土匪司令。其中之一,就是土匪李超坐大,打出了国民党军的旗号,占据了马鞍山之后的一个山头。

这样以来,我马鞍山的独立营与李超虽没对立,鬼子还有所忌惮,反而一时不敢动马鞍山。可此时,李超也从他爹“李绪命”那里学到了“扶杆子不扶井绳”的哲学,在他心目中,所谓杆子,就是鬼子。所谓井绳,就是我八路军。

李超暗中与鬼子来往。马义志盘算,如果李超死心塌地投向鬼子,我八路军独立营的驻地——马鞍山,与李超杂牌军前后不到三公里,如果鬼子进攻马鞍山,李超从背后捅我一刀子, 我就腹背受敌,我马鞍山也成无险可守之地。

我党为联合抗日,前些日子,派马义志和他的妹夫孙世易进入马鞍山之后的李超部,马义志担任了李超的政治部主任,独立营的副营长孙世易兼任了一个矿工连的连长。

马义志和孙世易,原是舅子与妹夫关系,也是我党久经考验的战士。

这马义志与孙世易,都是热血青年。斗争经验丰富,也是我党我军的优秀指挥员,早已察觉到,李超打着国民党的旗号,已经投靠了鬼子。

马义志的父亲,曾当过乡长,资助过乡间教育。孙世易的父亲,勤奋半生,也不过置办了几间草屋,几亩山地。孙世易得益于马父资助,才读完中学。马义志的父亲见孙世易聪明,还让马义志的妹子——马春花嫁给了孙世易。

马义志与孙世易,虽然他们不是一个村,但他们都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齐鲁岂止吕仁凤、我姥爷等小学教员反了,很多人走上抗日道路,一时烽火遍地。土匪也像炕上的虱子,到处搜刮民财,为非作歹,搅得民不聊生。

八路军的第三、第四支队都在淄博一带活动,不断打击土匪和鬼子。老百姓所称“普萨司令”,就是指我党我军在当地的一个高级指挥员。

为联合抗日,吕仁凤和我姥爷派马义志与孙世易脱岗进入了杂牌军李超部,是不是犯了“舍重而就轻”的毛病?当然不是,而是我党我军的统一战线工作压倒了一切。

马义志和孙世易在李超部,本来好好的,为啥突然与李超决裂,拉出了矿工连?

就是李超不顾天下道义,为非作歹,令人恶心!

 

3

 

原来,马义志和孙世易做了大量的策反工作,孙世易所管理的矿工连全体官兵已经明白:跟着李超,早晚被八路军所灭。人人都想起义。

就在这时,李超看上了一个新婚女人,便为非作歹。

在任何年代,都有正邪之分。这马义志从小有志,一心救国救民;而李超贪图享受,受他爹“李绪命”影响,染上了太平村“扶秆子不扶井绳”的坏毛病,见高就攀,见便宜就赚,完全失去了做人的本份,与共产党人的道德准则格格不入,逼得马义志和孙世易不得不与他决裂。

李超不知道,孙世易在他的部队所领导的矿工连,早就受过我党早期领导人王尽美、邓恩铭的播火熏陶,这个连队的人也早就参加了矿区工运,有一定的政治基础,当马义志和孙世易劝说他们之后,他们如梦方醒,决定起义跟着共产党。

就在这时,李超这样的土匪作恶,也让矿工连的战士们太恶心了!他违背了人起码道德,这天晚上,他听说铜鼓村有一个农民娶了一个漂亮媳妇,就派人把这对农民新婚夫妇硬绑上了山。就在他的司令部,李超守着这对一对新人,毫无顾及地对新郎说:“你老婆漂亮,我想睡了她。”他说着,就厚顔无耻地扒新人的衣服,吓得新人赤条条地缩成一团。

生活失去了正常秩序,再也没有道德可言!

李超要污辱这个抢来的女人,司令部的兵士们就在门口围观,没有人敢劝他,倒是大声喝彩。

新郎忍无可忍,大骂李超,用身子去护住赤条条的妻子,李超顺手一刀,就把新郎砍了头。血溅了新人一身,新婚女人便昏死了过去。

李超把女人弄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守着众人奸污。像这样的社会,人民怎会有好日子?生活失去了正常秩序,血腥把道德彻底玷污了!

李超不罢休,号称“要结婚”,大摆宴席。全团人都上“份子”,为他祝贺。

兵匪们惧于李超的恶势力,没人敢出来阻挡,反而司空见惯,当笑话来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等(第八章)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