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兴中小说朱兴中小说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退出

等(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1

 

马春花被李超掳去,孙世易的父亲深知孩子落入虎口,不敢想结果,越想越后怕,肮脏得上吊自杀。

凡是让上天震怒的事,就是做得太过分。蒋介石放鬼子进东北,即使他当了皇帝,也让上天震怒。他永远不能统治中国。张学良西安兵谏,虽一生被软禁,也能把心放平。

慈禧太后在 “甲午海战”后,让每个中国人赔鬼子一两白银,号称“量我中华,区区一两白银……”足以让上天震怒。李鸿章所谓的“会来事”,被中国人唾弃,也让上天震怒。史书演义中有两个中国女人死后被兵匪强奸,就是吕后和慈禧。这两个女人都让上天震怒。

李超的军营中,也有知深浅的人——他是随马义志和孙世易为统一战线,进入了李超部队兼职的我部一个参谋,马义志和孙世易带矿工连回了云门山,这个参谋却受马义志委托,在李超部队留了下来。

他知道,李超匪性难改,把马春花掳到了淄川,不会放过马春花,就劝李超道:“人不可让天震怒。如果结下万世不解之仇,就等于让上天震怒。”

李超放言:“只要马义志和孙世易送回矿工连,就放回马春花。”

这是不可能的。矿工连已被鬼子在“孤山”之战中歼灭大半。再说,共产党的队伍与国民党杂牌军有天壤之别。马义志和孙世易也放下狠话:“只要放了春花,有话好说。”

李超怎知天高地厚,当晚就要强奸马春花。马春花生于诗书之家,怎受其辱,当场就咬舌自尽。

李超并不能自悟,灵魂进入了万丈深渊。让上天震怒的人,都自以为聪明,老天早就设计好了让他毁灭的时刻。

当马义志和孙世易得知马春花已死,与李超结下了万世不解之仇:“今生今世不杀李超,誓不为人!”

当场,他们都咬碎钢牙。

李超早已让上天震怒,夺人之妻,杀人之夫,比比皆是,已成为“太河”一带的最大恶魔。

这位知深浅的参谋岂能劝了此人,立即带着他协管的整营人马回归了云门山。

人世间,你有一点善心、一点正气,上天也会顾念你。这位参谋,为我党我军立下了大功。

马义志的一个妹妹、父亲、妻子、孩子都死于马鞍山,这个嫁给孙世易的妹妹又死于马鞍山背后的李超。他想立即进攻李超,请示了我姥爷。我姥爷认为,打李超的条件还不够成熟:一则李超的部队已增至三个团的兵力,我独立营只有不足两个营的兵力。二则,马鞍山离青州的鬼子太近,一打之时,马上就会得到青州鬼子本川旅团的增援。我姥爷只要求马义志和孙世易,尽快找到“马大脚”和“野玫瑰”。

马义志、孙世易二人接受了我姥爷的建议。他们不知,“马大脚”和“野玫瑰”还在不在人间。

 

2

 

“马大脚”抱着“野玫瑰”奔入“孤山”的一个隐避山洞,躲过了鬼子的大搜捕。可鬼子在洪山至“孤山”之间到处搜捕,他们白天不敢出洞。“野玫瑰”伤情严重,洞中既无药品,也无食物。

“马大脚”夜来悄悄潜入“孤山”一户农家中,跟老百姓说了自己的处境,老乡给了他一个锅子、一把勺子、一只鸡。

“马大脚”白天不敢生火,夜来煮了这只鸡。他们有了吃的,可“野玫瑰”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溃烂。

“马大脚”想到动物受伤,都是自个吸吮伤口,便要求给“野玫瑰”吸吮。

“野玫瑰”哭说:“马哥,你别费劲了。我不值得我是二个孩子的母亲。我死后,你找一个好女人,与你过一辈子。”她说完,就泪如雨下。

“马大脚”心里一顿,不对呀,自己怎么也没看出她是生过二个孩子的样子,她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说?心里话,即使她是二个孩子的母亲,也是我的女人。即使是二个孩的母亲,遇到这种情况,我也要救。

 “马大脚”想到,在太平村与“野玫瑰”相遇相爱,从没说过一句相爱的话,可她每天早上都给自己做香喷喷的小豆腐、摊软和煎饼,也就说明了一切。

“马大脚”再不犹豫,趴在“野玫瑰”肩上就开始吸吮,连脓带血的秽物被一一吸净,露出溃烂后的新鲜肌肉。

“野玫瑰”实在不好意思,哭说:“马哥,我与你相识相爱,心照不宣。可我身上还有弹片,如果不取出,靠嘴吸吮伤口,是好不了的。我必死,你不必为我费心。”

“马大脚”擦了把泪,知她的弹片在女人的隐秘处,就站到了洞口,望着密密的山林,心里话,难道洪山镇就没有一个医生?他曾听说,鲁大公司机关在洪山,就下定了趁夜进入鲁大公司请医生的决心。

夜晚来临,“马大脚”等“野玫瑰”睡下,就下了“孤山”。

这鲁大公司原是德国人经营四十年的矿山,日本人接手后,从一九三五年出现了北大井透水事故,震惊中外。从此,淹了的矿井并没再开采,已转移到别处开矿,公司大院内已很少有日本人,却住着一个德国医生。也该“野玫瑰”幸运,“马大脚”正碰上了为老百姓出诊的这个医生。

“马大脚 ”的枪口顶在了这个德国人的后背,德国鬼子用流利的中国话问:“老兄,你有什么事?”

“救人!”“马大脚”压低嗓门说。

“在哪儿,什么人?”

“在‘孤山’。一个受枪伤的人。”

“离这儿多远?”

“就在前边山上的一个山洞中,是我的女人受了伤。”

“伤在哪里?”

“肩上和别处。”

“这样吧,你跟我走,我拿上器械和药,咱就去你说的那个山洞。”

“马大脚”仍用枪顶着这个德国鬼子,到了一所房子中,德国人拿上开刀的器械和药,就跟“马大脚”上了“孤山”,进入了山洞。

德国人平静地说:“治病救人,是我应该的。”

这个德国医生到中国近四十多年来,看过无数的中国病人。他把“野玫瑰”身上的弹片全部取出,打上消炎的针,说:“你的朋友很快就恢复了健康。我明天再来给她打上一针。”

“马大脚”知遇到了好人,立即跪下,用中国人的方式感谢德国人。

德国人笑说:“我在中国近四十多年来,我已经和你一样,也像中国医生一样治病救人,你不必如此大礼。”

“马大脚”既无钱,也无银子,只是心里感激这个外国人。第二天,天不亮,他就到了德国人的门口,和德国人一起再进‘孤山’山洞。如此三天,既没被鬼子发现,“野玫瑰”的伤口也消了肿。

“马大脚”狠透了进攻“孤山”的鬼子,听说,鬼子的指挥官是个中佐,叫龟田,在淄博的南定镇驻防,就想杀了这个畜生。

 

3

 

日本鬼子到中国,就是摘了笼头的畜牲。这个鬼子天天凶酒,晚上出来糟蹋女人。

这个叫龟田的鬼子是个日本妓女所生,不知父亲是谁,更不知人间还有人伦、道德。夜色上来,他就闯入了南定镇一户市民家,见到男人就杀,见到了女人就强奸。

这天晚上,他杀了这户市民家五口人,强奸了女主人,哼着日本小调想回南定火车站的营房休息。他走在路上,一个侵略者的嘴脸无法形容。

鬼子觉得眼前恍惚,黑影一晃,就骂了句:“八格!”

“马大脚 ”跟着这个鬼子已半天,也就给了他一枪。龟田从小混迹于“忍者”,懂一点武术,向旁一躲,还没回过神来,被“马大脚 ”的另一枪击中了他的眉心。

这个鬼子还没倒地,就上来了一个人,拿了一把菜刀,要剁鬼子头。一刀没砍下,“马大脚”夺过菜刀,一刀就剁断了鬼子的脖子。受害主人还不解恨,提了鬼子头,用绳子拴了,拉到了一棵树杈上。

 “你是哪里的?”剁鬼子头的人问。

“我是‘孤山’人。”“马大脚”这样自我称呼。

第二天,在南定镇就出现了“孤山双雄”的名号。原来,“野玫瑰”跟在“马大脚 ”后边,也被那个砍鬼子头的市民看到了。

早晨,全村人都来看吊着的鬼子头的树权。一群鬼子来了,摘下树上的鬼子头,就向人群开了枪,有几十个市民无一幸免。

汉奸又报信给鬼子,说“孤山双雄”在“孤山”,鬼子立即就到洪山地区杀人越百,强奸妇女无数。

“马大脚”不免想,鬼子的情报怎么这么准、这么及时?好像不是太平村的李家兄弟干的。

日本鬼子与中国人民的仇恨,万世难解。尽管我国的领袖们胸怀大气,那些日本右翼仍不知天高地厚。

 

4

 

鬼子在洪山、“孤山”准确夹击矿工连和武工队,为什么鬼子本川的信息这么灵通?

孙世易考虑这个问题,“马大脚”和“野玫瑰”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太平村的汉奸李家死了李金良(狼),又被鬼子本川战刀劈了妓院门口唱小调的李金社(蛇),还有八个汉奸兄弟活着,难道又是这八个汉奸之中的其中之一,成为了鬼子本川的眼线?

他们琢磨,淄川地区必有更大的汉奸!

青州人多矣,临淄人多矣,但死心塌地为鬼子当眼线的人并不多。

矿工连在洪山地区时,遭驻守南定镇和青州的鬼子夹击,如果不是鬼子提前知道矿工连的宿营地点,不可能让我部与鬼子在“孤山”狭路相逢。

为了找出汉奸,“马大脚”和“野玫瑰”偷回了一趟太平村。他们并没听到活着的李家八兄弟的劣迹,心里却十分纳闷,就到青州城中打听。

“马大脚”心里还有一事,就是“野玫瑰”老说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心中十分疑惑。他压根看不出她像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妇女样子,就想到她家中再看看,证实一下。心里话,如果她是两个孩子,自己也要娶她。他深深爱上了“野玫瑰”,“野玫瑰”却从没表示也爱“马大脚”的意思。“马大脚”以为,他与她绝非剃头挑子一头热。

他们走在青州大街上,“马大脚”笑说:“你的两个孩子在咱爹(‘野玫瑰’的父亲)跟前吗?”

“野玫瑰”看了一眼“马大脚”,笑说:“你不相信?他们能到哪儿,他们只有跟着我爹。女孩叫花,男孩叫叶。你不是想当他们的爹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马大脚”伤心地说,“我本是一个要饭的,一下子有了一对儿女,我求之不得。他们肯叫我爹,我绝不会回悔。”

“你倒不会悔,我后悔。”“野玫瑰”伤心地说,“我将来死后,怎么向他们的亲爹交代?你算了吧,你应该找一个无儿无女的女人,为你马家传宗接代。”

“你算了吧!”“马大脚”望着“野玫瑰”的脸,信誓旦旦:“你女儿就是我女儿,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若反悔,就是一个鬼子——日本狗。”

“你算了吧。”“野玫瑰”笑说,“我可不敢随便给两个孩子找爹。将来,我会给你物色一个。到时,你可别嫌。我是真心的。”

“就算你是真心,也不能动摇我心。”“马大脚”发誓,“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没变过心,就是想和你过一辈子。现在,我想,再一辈子,还与你过。”

“你先别把话说死。”“野玫瑰”调笑,“恐怕你见到我介绍的人,就改变了主意。”

“马大脚”举起拳头发誓:“我若改变了主意,你就给我一针,我不会躲。”

“我可没那么狠心。”“野玫瑰”会心地一笑,“我留着我的飞针杀鬼子,绝不杀自己的亲人。”

两个人正甜言蜜语,听到一条胡同中有人说话,他们便 止了步。

有一个人敲了一声打更的“木绑子”,说:“‘野玫瑰’这次与‘马大脚’在‘孤山’没死,是侥幸。本川旅团长下了狠心,决定剿匪——进攻云门山马义志的总部。”

另一个人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死?”

敲“木绑子”的人说:“我怎么不知道!共产党内出了叛徒,孙世易在东坪发展农会、拔碉堡,本川什么都知道。我八哥到李超那里卖军火,什么也清楚。”

“原来如此!”这人笑问,“你八哥立了功,咱青州的鬼子奖了他多少钱?”

“这……我没数。”李金济(鸡)得意地说,“那天晚上,鬼子和我八哥李金鹰(鸟)在酒店喝酒,让我注意店外的动静,他们完事后,八哥一下就给了我二十块大洋。”

“才给你二十块大洋呀!”这人嘲笑说,“你八哥贩卖军火,赚到的钱能买下青州城,你跟他要二百块大洋,他也会给你。”

“你别贪心不足。”李金济(鸡)笑说,“咱是一个打更的,有这二十块大洋,我就到‘万花楼’睡上十天。你知道吗,‘万花楼’上招了一个小妮子,才十三岁,鬼子本川天天晚上都去。你不去?”

这时,跟打更说话的人看到,“木绑子”掉到了地下,人也倒了。这人到李金济(鸡)的跟前一看,什么也没看到。点了一支火柴一看,打更的眉心一点红。

他知道,他们遇上了“野玫瑰”,拔腿就跑,“马大脚”从背后一枪,这人也倒了。

青州城里一时大乱。

 “野玫瑰”和“马大脚”立即向她青州的家中躲去。

“马大脚”到了“野玫瑰”家,进门就看到了两个孩子围着“野玫瑰”的父亲叫爷爷,细看男孩有十岁,女孩有十三岁左右的样子。

两个孩子看到了“野玫瑰”,就叫娘,“野玫瑰”也脆生生地答应了。母子相见,再无别的。只见“野玫瑰”苗条阿娜,绝无生子熟妇之影形。“马大脚”心里话,她就是有十个孩子,我也是孩子的爹。便裂嘴一笑,冲男孩子笑说:“叫爹。你爹来了。”

男孩子看了看“马大脚”,又看了看“野玫瑰”,皱起眉头说:“你不是我爹。我爹早死了,只有娘。”他对 “野玫瑰”叫起来,“娘,娘,这个人不是我爹。”

“野玫瑰”笑说:“他真不是你爹,是你叔。”

“他也不是我叔。”男孩倔犟地说。接着,又对女孩说,“咱爹的脚肯定没有这么长!他是什么脚,是熊瞎子的脚吧!狗熊也没有你跑得快。我们就叫你老狗熊吧!”

女孩也笑了,说:“熊叔,你请坐。”

“马大脚”被两个孩子弄得不好意思。

“野玫瑰”的爹呵斥道:“你们滚一边,叫你们熊叔歇歇。”

老人忙着倒水。

“野玫瑰”给她爹介绍说:“这位就是‘马大脚’先生。他也是个异人,脚大,跑得快。枪法特别准。”

 “马大脚”心里话,既然决定娶“野玫瑰”,也就觉得:应该一心一意认了孩子和岳父。他对“野玫瑰”的爹唐突地说:“爹,你好。”

“野玫瑰”的爹愣了,心里话,难道女婿上门了?不该呀,这么大的事,闺女没回来说呀!

“野玫瑰”笑说:“孩子的这个叔,是个实在人。我说家中有两个孩子,都是我亲生的。他就是不信,一定要当孩子的爹。我不同意,孩子也不同意,你老也不会同意吧?”

老人只是一笑,心里什么也明白了。

“马大脚”心里话,弄了半天,人家老老小小都不同意,我何必自作多情。一时羞愧难当,对“野玫瑰”笑说:“你看,我这是应该到云门山向马县长报个信:鬼子正准备围攻咱云门山根据地。”

他说完就走。

“你吃了饭再走。”“野玫瑰”笑说,“你这想当爹的当不成,饭总要吃吧。”

“马大脚”也笑说:“当爹当不成,认爹也认不成,总不能误了正事。有干粮就给我一点。我一边走,一边吃。”

“野玫瑰”的爹,给了“马大脚”一块青州锅饼和一块“一撕就烂”的熟牛肉。

这时,男孩跑上来给了“马大脚”一个羊皮水袋,说:“马叔,这是我爹在沙漠上用的水袋,不会漏水。你用完,再给我拿回来。”

“马大脚”被人叫叔,当爹当不成,不好意思,笑说:“我就是你亲爹了,这个水袋就是我的了。”

男孩抢了水袋,对“野玫瑰”说:“娘,我叔占我的便宜。叔是个大坏蛋。”

“野玫瑰”笑说:“你有这么一个爹,就是你的造化了。快把袋子给你叔,让你叔上路。”

“马大脚”又糊涂了:这么一听,两个孩子分明不是“野玫瑰”的!她为什么这样,是她看不中自己,还是她另有所爱?他一时不能确定,急着上路,就取了水袋和食物,飞起了大脚,行走如飞。

路上,他绕弯经过太平村,想再打听一下妹妹的信息,也想看看“野玫瑰”天天给自己送小豆腐的土洞口…太平村,这是他永远的痛,也是他永远的挂心事……

没想到,他刚到太平村,就听到了李金良(狼)的老婆骂大街,骂的是她的小叔子李金福(虎)。

天有不测风云,不知一对老情人为何闹翻脸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朱兴中小说 » 等(第十三章)

兴中小说网,享受阅读的乐趣!

联系我们